贩婴医生被指诱骗卖双胞胎

2018-01-25 13:29 来源:网络整理

昨日,被拐婴儿父亲来国峰称,婴儿被拐事件对其全家在精神、身体及名誉等方面造成损害,同时他也因此而失业。目前,他正与家人协商,搜集相关材料,准备起诉富平县妇幼保健院。

另据央视昨日报道,据陕西警方提供的报警记录,目前已有10对在富平妇幼保健院生产的夫妇有类似遭遇,他们已向警方报案。其他报案还在核实中。

昨日,陕西省富平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拐卖儿童案已由陕西省公安厅刑警总队督办,渭南市公安局局长任组长。

该负责人表示,目前有同类报案和立案情况,会让富平县外宣办通报。

昨日,富平县外宣办未回应此事。

焦点

其他医护是否涉案?

5日,富平县刑警大队大队长杨建龙称,目前还未掌握相关信息。

但杨建龙透露了张淑侠是如何在助产士和护士眼皮底下把婴儿抱走的。

“小孩出生以后,她给护士讲小孩有梅毒,让不要接触,护士按规定就没动,她就以处理为名把小孩装在箱子里抱走了。”

疑犯家属是否知情?

5日,杨建龙对记者表示,没有证据显示张淑侠的丈夫和儿子对其涉嫌贩卖婴儿知情。

杨建龙称,根据讯问,抱走婴儿的当晚,来了两名嫌疑人,他们都能证实当时只有张淑侠一人在家。

有媒体称,受害者家属报案后,张淑侠的两个亲弟弟拿2万元钱想去私了。

但杨建龙说不了解这个情况,因嫌疑人没有交代。警方会收集这方面情况做进一步核实。

讲述

“她卖掉了我儿媳生的双胞胎”

56岁的杨焕敏与嫌疑人张淑侠是初中同桌,关系非常好。两家还有亲戚关系,逢年过节也走动。杨焕敏的儿媳王艳艳去年怀上了双胞胎。昨日,王艳艳说,今年5月30日下午,她羊水破了,婆婆带她到妇幼保健院做B超。

杨焕敏回忆,张淑侠拿着B超结果说:“你娃不行了,非常严重的综合症,我从来没见过”,“两个娃生下来,只能活两三年。”她建议放弃孩子。“我回答她,你说不要,就不要了”,杨焕敏说。

但杨焕敏感到疑惑,此前数次在县医院的产前体检都正常,为什么到妇幼保健院会出这结果?

称孩子残废禁探视

王艳艳称,做B超的第二天中午11点,她就进了产房,张淑侠接生。3小时后,两孩子出生。当时她听到两个孩子的哭声。医生把孩子放在她腿边,她看到了两个孩子的脑袋。张淑侠突然骂道:“看啥看?不准看!”

张淑侠拿着几张纸过来让她把丈夫的字签一下。昨日,王艳艳的丈夫祁坤锋称,他和杨焕敏母子俩看到张淑侠从产房里走出来。杨焕敏回忆:“张淑侠用很凶的语气说,孩子胳膊和腿都断了。你不看,心里不难过;你看了,回去老难过。”

诱骗放弃让“老头”处理

张淑侠把他们拉到小房间说,两个孩子一个2200克,一个1900克,小一点的已窒息。她掏出一张纸,纸上写着:“同意自愿放弃两个小孩,不追究医院任何责任”。张让祁坤锋在另一张纸上照抄一遍,签字按手印。

那纸上还用红色印泥按了孩子的一只脚印,这令祁坤锋记忆犹新。

张淑侠介绍,医院有个“老头”专门处理小孩,每个要100元,看你面子,两个就给100元。

杨焕敏心有不甘,家里没人看过孩子一眼。祁坤锋说,不管孩子如何,他都想看孩子一眼。但他在医院门口等了半小时,没见“老头”,也没见孩子。

称祁家因生女娃才放弃

看到来国峰孩子的新闻后,祁坤锋产生怀疑。8月3日上午,夫妻俩去城关派出所报案,警方给他们抽了血。

几乎同一时间,警方专案组的两位民警赶到祁家,因张淑侠的供述提到了祁家。

祁坤锋的父亲祁永寿说,警方告诉他,张淑侠交代,你们的孩子还在,是两个女娃,一个在本地,另一个被贩卖到外地。

据祁永寿说,张淑侠向警方交代说祁家是因生了女娃所以自愿放弃,她才抱走她们。

当时民警问祁永寿,如果是女儿还要不要?“我当时就说,就是三个女娃我也要。”

昨日,富平县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陈建峰未介绍此案相关细节。

但他说,如果有最新情况会对外公布。

调查

张淑侠被指私开“黑产房”

昨日,富平县薛镇村民梁红(化名)介绍,因关系好,2004年,她女儿由张淑侠接生。梁红称,当时张淑侠在医院说:“你啥都好,不必在医院(产)。”梁红到了离妇幼保健院不远的一个私人诊所,张说是朋友开的。“顺产,张淑侠收了我400元。”

薛镇沟龙村村民樊宁宁说,2009年她怀孕也托关系请张淑侠接生。“张淑侠说她在外面有地方可以接生,什么设备都有,比医院便宜。”

樊宁宁在妇幼保健院做产前检查时,张淑侠再次建议去她的“地方”生。但因孩子早产,樊宁宁去了医院。




微话题

人贩拐双胞胎被抓 7小时全城搜捕在宾馆内将嫌犯

E事厅 | 【人贩拐双胞胎被抓】12月19日,记者从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