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遭拐双胞胎被解救 家属曾付100元“处理费”

2018-01-25 13:29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富平遭拐双胞胎被解救家属曾付100元“处理费”

  王艳艳的女儿看着母亲,这是她出生后第一次见到母亲

  新华社发

  陕西富平贩婴案

  截至8月9日,除几天前重回父母怀抱的一名被拐婴儿外,张淑侠(又用名张素霞)涉嫌拐卖的一对双胞胎也已被警方解救。10日傍晚,她们终于和父母祁昆峰、王艳艳团聚了。

  声称孩子“患病”治不好

  祁昆峰的父亲祁永寿说,在此之前,一家人对张淑侠是非常尊重的。张不仅医术高超,而且为人热情。祁家孙辈中有三个是请张淑侠接生的。

  祁昆峰说,妻子王艳艳怀孕后一直在县医院做产检,结果都正常。5月28日,王艳艳临产,双胞胎的奶奶、58岁的杨焕敏打电话问张淑侠:“孕妇早产近一个月,有没有事?”张说:“没事,马上把产妇送到妇幼保健院。”

  医院在产妇入院前为其做了B超,但在B超结果还没出来时,张淑侠就找到杨焕敏,说B超结果显示,孕妇腹中两个胎儿只有一个胎盘,并且只有一根脐带,两个胎儿的血通过这根脐带互相流通。个子大的胎儿抢个子小的胎儿的血,导致小的太小,生出来也活不成。大胎儿体内因为有小胎儿的血,将患“双血型综合征”。这种病治不好,活到两三岁就会死掉。即使不死要么是脑瘫、要么是傻子。除此之外,孩子在母亲体内是立着的,分娩过程中产妇会非常危险。张淑侠问杨焕敏: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杨焕敏一听就懵了,立即给老伴祁永寿打电话,祁永寿决定,保大人。同时决定剖腹产,以确保产妇安全。

  后来,祁昆峰见到了一份B超单,上面确实写着张淑侠说的内容。但是由于“懵了”,祁昆峰忘记查看B超单上的名字,根本没搞清这份B超检查结果到底是不是妻子的。

  家属还付了100元“处理费”

  据祁家人介绍,5月29日11时许,产妇进了产房。15时20分,孩子出生。

  双胞胎母亲王艳艳说,孩子出生那一刻,她听见孩子嘹亮的哭声,同时看到了两个孩子的头。这时,张淑侠拿过来一张病历对王艳艳说:“昆峰咋了,叫他签字咋找不到咧?”

  王艳艳:他应该在门口等我。那他去哪了?

  张淑侠:你替他签,签祁昆峰的名字。

  张淑侠说话的同时,将笔和纸递给王艳艳。王艳艳想看看上面写的内容,张淑侠很凶地对她说:“赶快签!”

  王艳艳说,自己没看内容,直接按照张的要求在上面签了“祁昆峰”。

  后来,祁家人听说,“祁昆峰”的签名上面其实有一段话,大概意思是“拒绝转新生儿科,放弃治疗”。

  此后,王艳艳一直没看到医护人员把孩子抱出产房。因此,16时20分,她一出产房,就问等在门外的家属“见娃没”,家属都说没见。

  祁昆峰说,从媳妇一进产房,自己和母亲杨焕敏、丈母娘、婶子四个人就一直在产房门口轮班守候。没人看到孩子出来,也没人找他签字。

  孩子生了之后,杨焕敏对张淑侠说:“给我见娃。”

  张淑侠:你不能见。孩子出生时胳膊腿都拽断了,你见了会伤心。

  杨焕敏:那让我家人把娃抱了去。

  张淑侠:医院有规定,不准自己抱。有专门抱娃的野老汉,本来一个娃100元,因为人熟,两个娃你给100元就对了。

  于是杨焕敏给了张淑侠100元。

  张淑侠又拿出一张纸,纸的上半部分写着一行字,大意是“有啥问题医院一概不负责”。张淑侠让祁昆峰在纸下半部空白处,将这句话抄上并签名。祁昆峰照做了。

  孩子“处理”完毕后,王艳艳状态很差,吃不下、睡不着,经常半夜惊醒哭泣。为了避免刺激家人,祁昆峰将病历和B超单子等证据付之一炬。双胞胎的太奶奶在孩子出事后一病不起,最终于7月28日离开人世。

  事后又收了受害者的馍和面

  杨焕敏说,生产后的第十三天,自己去县城,找张淑侠帮忙报销生孩子的费用。同时专门打车给张淑侠带了四五十个馍,50斤面。

  对于杨焕敏报销费用的要求,张淑侠解释说,医院规定超过十天,本来可以在“合疗”上报的400元费用就不给报了。杨焕敏只凭分娩卡报了550元。

  张淑侠涉嫌拐卖来国峰儿子一案经媒体报道后,祁家人立即醒悟并报案。祁家人听说,张淑侠跟警方交代拐卖双胞胎一案时说,祁家人因为双胞胎是两个女娃,决定不要了,自己才卖给别人的。

  孩子爷爷祁永寿气愤地说:“女娃我才高兴呢。我弟兄五个孙子辈里有11个男娃,就是缺女娃。”




微话题

人贩拐双胞胎被抓 7小时全城搜捕在宾馆内将嫌犯

E事厅 | 【人贩拐双胞胎被抓】12月19日,记者从郑...